摘要: 這次大會嘉賓陣容不僅囊括了馬云、李彥宏、雷軍等國內互聯網巨頭,還邀請了谷歌、微軟等全球高管、諾貝爾獎獲得者前來參會。

10 月 20 日,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開幕,這是中國官方舉辦的最高規格國家級科技盛會,大會主題為“智能互聯 開放合作——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

以下是現場精編的內容:

騰訊任宇昕:互聯網企業不但要善用技術,還要成為匯集產業力量的“連接器”

10月20日消息: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網上未成年人保護與生態治理論壇”在杭州烏鎮召開。

騰訊公司首席運營官任宇昕出席了本次論壇,并在開幕式上發表了題為《共筑未成年人保護生態,創造數字社會美好未來》的致辭。

據任宇昕介紹,隨著我國未成年人互聯網普及率達到93.7%,未成年人的網絡安全和生態治理日益成為全社會關注的焦點問題。

互聯網行業要有強烈的責任感和保護意識,積極做好網絡生態的治理工作,為未成年人構建安全健康的網絡環境,同時也要用發展的眼光,處理好互聯網和未成年人之間的關系,讓科技真正為年輕一代所用,助力他們的成長。

任宇昕表示,作為一家以互聯網為基礎的科技和文化公司,騰訊希望成為各行各業的“數字化助手”,從消費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兩個維度,為社會創造價值,并始終高度重視網絡生態治理工作。

尤其是對未成年人的保護,將此視為企業發展的生命線,哪怕一些舉措和業務盈利有沖突,也要堅決做該做的事,而且要做徹底、做扎實、真正解決問題。

螞蟻金服井賢棟:推廣數字經濟普惠經驗,需要更前瞻的監管思維

10月20日消息,在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螞蟻金服董事長兼CEO井賢棟指出:如何讓所有人分享數字技術帶來的增長紅利,不讓一個落下,這是當下最緊迫的全球性問題。

井賢棟說,而阿里巴巴堅持用數字技術為弱勢、殘障群體打造“互聯網上的盲道”,目前,每天有30萬視障患者在使用相關服務,讓他們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但他同時指出數字鴻溝的縮小需要時間,雖然技術革命伴隨著顛簸,但沒有發展才是最大風險,行動才能帶來改變,不要在擔憂中錯失未來。

另外,井賢棟強調數字時代需要公私部門攜手合作,并需要新的監管方式來支持創新,以開放的態度、前瞻的態度制定政策,就像不能用管馬匹的法律和政策來管理汽車。

丁磊:數字經濟未來看好技術、全球化和信息消費升級

10月20日消息,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正式開幕,國內外互聯網大咖齊聚會場,網易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丁磊參加企業家高峰論壇并致辭。

丁磊在致辭中分享,2018年中國數字經濟的產業規模是31萬億,占GDP比重的34%。十年后,這個占比或會超過50%,中國將全面進入數字經濟時代。

談及數字經濟的未來發展,丁磊表示關注、看好三個領域:上游技術、全球化和信息消費升級。

“未來企業的機會,要走向上游,競爭會從拼人口紅利,走向拼技術。技術創新,是數字經濟最牢固的支撐。”丁磊判斷,未來AI等技術型的公司,會成為新的主流,和各行各業做大跨度的融合。

現在對教育、醫療、制造業和農業等硬核領域敢投入的公司,未來會有更好的機會。

“我們關注的第三個領域是信息消費升級。數字經濟的發展,要從拼增速走向拼質量,盡快建立可以適應未來的新數字文明。”

丁磊認為,信息消費會成為影響一個人知識結構的第一來源,有能力提高信息獲取效率、提供優質信息服務的企業,會成為數字經濟一股新的力量。

雷軍:明年小米要推出10款以上5G手機

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今日在烏鎮開幕。小米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和CEO雷軍出席大會并發表演講,雷軍表示,這次來烏鎮最關心的是5G。

雷軍指出,測試5G的下行速度為400Mbps,第二次測試為800Mbps,“這個速度我認為OK”。

談到5G體驗,雷軍表示,在實驗室,5G能到2G的bps,這就意味著下一個2G的吃雞游戲只需要15秒,下100首歌只要3秒鐘。雷軍認為,5G對于整個通信產業和互聯網行業是一件大事,5G正在成為數字經濟發展的加速器。

雷軍透露,小米明年計劃推出超過十款以上的5G手機,覆蓋中高端的所有價位,同時也希望運營商能加快5G的基站的擴充速度。

在5G普及的初期,哪些應用會爆發?

雷軍認為,高畫質的視頻應用,云游戲等都存在可能性,明年上半年就會見分曉。

阿里巴巴張勇談新商業文明:不是輸出工具,而是分享能力

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水鄉烏鎮開幕。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在開幕式致辭中,張勇提出,數字時代的新商業文明要回歸到人本身,比起關注流量、關注交易量,更要關注客戶、消費者,履行好社會責任,尊重他人、利及他人、成就他人。

“在數字時代,人類前所未有地因為大數據的流動而結合在一起,全球市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無法獨自置身事外、獨立發展市場。點狀、樹狀的合作將全面走向網狀合作,這是我們看到的發展特征和共識。”

這是張勇首次以阿里董事局主席身份亮相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

張勇表示,阿里巴巴之所以做生態,就是因為既能幫助成千上萬的中小企業發展,也鼓勵支持新的獨角獸、小巨人的發展,讓大樹下面既能長小草,同時也讓更多的小草能長成參天大樹。

數字化時代的新商業文明是以合作為基石的發展新模式。張勇說:“傳統競爭是此消彼長、非此即彼的零和博弈,數字化時代的競爭正在向正和博弈、共贏發展、增量發展的大趨勢上演進。”

張勇表示,阿里巴巴是開放共享的受益者,面向未來,也非常愿意對外播撒開放和分享的種子。

阿里商業操作系統就是向各行各業開發數字化能力的結果。“這不是一種工具的輸出,而是一種能力的分享、是一種理念的分享、是一種創造。”

張勇強調,“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分享,能夠更好地助力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讓更多合作伙伴、更多消費者、更多社會組織能夠參與到數字經濟當中來,共同分享數字經濟成長的紅利。”

李彥宏:智能經濟是拉動全球經濟重新向上的核心引擎

10月20日消息,第六屆互聯網世界大會在烏鎮開幕。

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彥宏出席大會并發表演講。在大會全體會議演講中,李彥宏首次提到“智能經濟”新趨勢。

他認為,“數字經濟在經歷了PC的發明與普及,PC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這三個階段后,正在進化到以人工智能為核心驅動力的智能經濟新階段,智能經濟將給全球經濟帶來新的活力,是拉動全球經濟重新向上的核心引擎。”

李彥宏認為,人工智能驅動下的智能經濟將在三個層面帶來重大的變革和影響:

首先是人機交互方式的變革。

其次,智能經濟也會給IT基礎設施層帶來巨大的改變。

最后,智能經濟會催生很多新的業態。

交通、醫療、城市安全、教育等等各行各業正在快速的實現智能化,新的消費需求,新的商業模式將層出不窮。

王興:要滿足中國消費升級,需要進行全球的供給側改革

美團創始人兼CEO王興表示,數字經濟最終發展起來,需要供給側全面數字化。

“需求側的數字化是容易的,因為大家都用手機,但是供給側數字化會慢很多。”

他以美團舉例稱,“過去一年里,有4.2億用戶在我們平臺上花過錢,我們合作的商戶有590萬。更重點的是這590萬商戶怎么樣數字化,從他們的經營管理,他們的菜單、桌臺以及他們的員工管理,還有他們的采購都要數字化,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王興強調說,供給側數字化是一個任重而道遠的事情,這個價值鏈是很長的,怎么樣把供給側價值鏈逐步地數字化,我認為這是巨大的機遇,同時也是很大的挑戰。

因為商戶供給側更理性些,是否數字化是需要算賬的。”他表示,數字經濟最終發展起來,需要供給側的全面數字化。

在發言中,王興進一步分析說,由于供給側涉及到全球各地,因此,“要滿足中國消費升級,需要進行全球的供給側改革。”

周鴻祎:新技術可能會產生很多安全挑戰

360集團董事長兼CEO周鴻祎在烏鎮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在數字經濟快速發展的當下,新技術的采用可能是一把雙刃劍,產生很多安全的挑戰。

“如果沒有安全的保障,數字化越快,后果不堪設想。”他認為,對于網絡攻擊問題要能夠偵測、阻斷,只有保障了網絡安全,才使得整個國家社會和其他行業能夠更自如地或者更放心、更大膽地采用數字化技術。

“在這個領域里面,面臨的對手都是很聰明的黑客。”

他認為,網絡安全的本質是人跟人的對抗,近幾年安全威脅變得越來越大,網絡安全已經不是靠安裝一套軟件、硬件就能夠簡單地應對,未來網絡安全行業一定會變成一個服務業。

“同行之間應該攜起手來,維護互聯網安全,打擊互聯網犯罪。”

對此,周鴻祎特別強調了人才對于網絡安全的意義,他表示人才是網絡安全最為重要的競爭要素,360也正在和很多高校合作,在今年會推出相應的網絡安全培訓計劃。

紅杉資本沈南鵬談全球數字經濟發展:原因之一是90后企業家扮演重要角色

在“企業家高峰論壇”上,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表示,數字經濟正在全球蓬勃發展,不僅是在中國、美國,其他諸多國家和地區如東南亞、印度、中東,甚至拉美、非洲都涌現出了一批獨角獸。

推動全球數字經濟發展主要有三個原因。

沈南鵬指出,第一是各國在推動數字化方面的努力;第二是90后年輕企業家在互聯網中扮演者重要的角色,而這批90后是伴隨著互聯網成長起來的;第三是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轉變的趨勢正在加深,數字化開始滲透到各個行業,提升行業效率。

“每個行業都在互聯網化、數字化、云化”。

新浪曹國偉:網紅經濟已經成為新經濟的標簽

在烏鎮企業家高峰論壇上,新浪董事長兼CEO、微博董事長曹國偉以“社交媒體的融合和創新”為主題進行了演講,他主要提到了社交媒體對于電商和傳統媒體帶來的影響。

在電商領域,曹國偉認為,社交媒體上誕生的社交電商和網紅電商正在給電商帶來的利益點,“比如說相關的公司或者個人通過運營公域流量和私域流量給電商帶來了各種創新性的引流方式。”

按照他的說法,隨著社交電商和網紅電商的走紅,越來越多個人品牌和消費品牌在社交平臺上誕生和傳播,快速拉動網民的消費,產生強大的經濟效益,并誕生了“完美日記”這樣的新消費品牌和重慶這樣的網紅城市。

“網紅已經成為新經濟的標簽,預計未來會帶來更大的經濟效應”。

曹國偉透露,在2019年上半年微博上關于社交電商和網紅電商的GMV已經接近200億。

在傳統媒體和社交媒體的關系上,曹國偉認為,兩者的融合正在走向深入。

他表示目前微博上的媒體賬號數量共有3500個,這些賬號在今年上半年的閱讀量超過7000億,人民日報、央視新聞等賬號成為了微博上最具影響力傳播力的賬號。

因此他認為,社交媒體和傳統媒體不是誰取代誰的關系,前者對于后者是有幫助的,“社交媒體在傳統媒體的轉型和融媒體的建設上起到關鍵性的基礎設施的作用。”

姚勁波:58同城2020年將覆蓋所有鄉鎮

58同城CEO姚勁波表示,58同城近年來十分關注下沉市場,也將利用好互聯網實現下沉市場跨越發展。

他在發言中提到,58同城的目標是在2020年覆蓋所有的鄉鎮,幫助到六成農民實現手機收益。

姚勁波稱,58同城從2017年開始關注農村市場,2018年推出新品牌”58同鎮“,即58要為中國4萬多個鄉鎮搭建一個綜合信息服務平臺。

“58同鎮將信息下沉到縣城,甚至是廣大農村地區,通過發布求職、招聘、二手車房交易,農產品的銷售,交通出行等綜合信息,促進本地信息的流轉,然后構建一個本地化社交網絡,去切實滿足需求的同時解決就業。”姚勁波表示。

YC中國創始人陸奇:很高興能重回創業一線

離開百度一年之后,陸奇以奇績創壇及YC中國創始人、首席執行官的身份現身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并在全體會議發言。

“我個人非常幸運,在過去30多年第一線參與目睹了一系列的大規模計算平臺的開放,以及它們所形成的產品和商業生態;從PC到互聯網、移動、云計算,到早期人工智能。”

過去數十年全球互聯網行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作為深度參與者的陸奇有自己思考,他認為創新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而技術則是創新最大最持久的驅動力。

隨著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陸奇認為,創新和數字化的進程會更快,但同時面臨的挑戰也更大,開放合作的重要性會更高。

“正如軟件開發是互聯網時代的核心產能,數據也將成為人工智能時代和核心產能”

因此他認為需要在政策、基礎建設、科研、技術、產品,和商業模式上作更多的探索和努力,建立新一代像開源軟件一樣的機制,來保護好數據隱私和數據價值,并能提供更強大的合作機制。

在談到挑戰的同時,陸奇也對新時代到來產生的新的創業機會感到樂觀,從微軟、蘋果、亞馬遜、BAT的歷史來看,技術驅動的創業公司能從0到1到100這樣來建立創新平臺,“我們需要一個更加繁榮、更為技術驅動的早期創業生態。”

“我很高興我能在中國的早期創業生態重回一線。”

陸奇表示,經過一年多的準備工作,他和他的團隊已經成立了一個名叫“奇績創壇”的早期創業生態的新物種,推進的第一個產品是YC中國,希望將YC美國過去15年非常成功的基于技術驅動的創業公司的模式和基因完全本地化。

攜程梁建章:中國的人力資源在短時間內還將繼續為中國提供能量

攜程創始人兼董事長梁建章在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表示,中國目前最大的優勢是人口優勢,這種優勢在未來的10-20年仍然會繼續保持。

梁建章認為,盡管中國現在數量上已經負增長,但在質量方面,大學生的數量及創新能力在今后的10-20年仍將增長。

同時,梁建章表示,中美在競爭不應該叫做競爭,也并不是零和游戲,而是在競爭的過程當中都受益。“既然是個比賽,總是有,不叫輸贏,誰第一誰第二,這是誰第一誰第二的問題。”

另外,梁建章強調,創新力的重要要素之一是人才,包括人才的質量和數量、人才的內部交流與外部交流。“人才的內外部交流越多,創新的可能性就越高。這些要素的根源,都是人口數量。”

他尤其指出,中國當下正在趕超美國的研發資金投入,研發人數比例已經遠超美國。中國的行業人才、大學生人數約為美國的三倍,而博士生等高精研發人數也達到美國的三倍,這些都是不可比擬的優勢。

最后,梁建章呼吁中國應采取更多舉措鼓勵中國家庭多生孩子。“相比吸引移民,多生孩子對于繼續保持人口創新力來說,擁有更大的希望。”

微軟沈向洋:打造負責任的、可信賴的人工智能是我們共同的責任

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沈向洋發表演講,談論如何打造符合人類道德、可信賴的人工智能。

沈向洋稱,今天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速度,已經遠遠超出了從前的想象。在推動技術進步的同時,作為科研工作者,我們也在認真思考新技術創新、應用可能帶來的社會影響,以及人類將要面對的共同挑戰。

沈向洋表示,目前微軟每一個技術產品、每一項服務的研發過程中,都會進行人工智能道德審查,同時,也在積極參與相關法律法規的討論,并得到了各界的廣泛認同。

打造負責任的、可信賴的人工智能,不僅是我們的愿景,更是我們共同的責任。

社會進步需要更多的創新和合作,才能保證人工智能造福整個社會。

面對人工智能的迅猛發展,世界各國、技術企業、行業組織和所有利益相關方,共同肩負著這一不可推卸的社會責任和歷史使命。

在技術領域工作多年的經驗讓我相信,只有開放合作才是推動技術發展、社會進步、人民幸福的關鍵保障。

文/鈦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