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藍獅子的時候,我幾乎看遍了吳老師所有的書和文章,字里行間看到無數人在穿越一片迷人而又極度危險的玉米地,它世俗的名字叫商業世界。為了理解這個商業世界,吳老師寫了一系列經典的著作,其中有一本叫《歷代經濟變革得失》,凝煉了他45歲之前最主要的商業思考。

那本書結語的標題叫“回到歷史的基本面”,開篇第一句話就是:“如果不研究歷史經濟的變革,其實無法真正理解當前的中國。

在宣布890新商學APP正式上線的那篇文章的結尾處,他特意提到了最新拍攝的紀錄片《地標70年》。為了拍攝這部紀錄片,他和團隊去了中關村、深南大道和杭州的夢想小鎮,感慨:“幾年前,在這里的創業者都是硅谷創新的中國復制者。”而今天,本土化創新在崛起。

這種崛起是新時代浪潮造就的,也是歷史經濟的周期性表現,有些東西是前所未見甚至無法理解的,有些東西是亙古不變的,只有理解了這種變與不變,才能真正理解今天和未來。為了更好的理解這一切,他選擇用推動和參與的方式,親自或陪伴別人,去穿越眼前的這片玉米地。

于是創業于他而言,變成了一個積累細節的載體。他在十三邀夏日特輯中對許知遠說:“從寫作的角度來講,實際上就是缺細節,商業本身就是細節構成的。”在這個思維的指導下,他先后創辦了藍獅子、吳曉波頻道、企投家學院、新匠人學院以及知識付費平臺890新商學。

1

強悍能打的團隊

對于吳老師來說,他最大的興趣還是做企業史的研究。許知遠在十三邀夏日特輯中問他,“你畢業之后開始作為一個經濟記者,你這種調研的方式,你為什么那么想一直持續下去?”,好像從來沒變過,不會覺得疲倦想放棄嗎?于是才有了上一段那個有關于“細節”的回答。

吳老師的偶像是美國新聞學者、專欄作家沃爾特·李普曼,希望像他一樣終生從事寫作。創業于他是一個不斷尋找“細節”的過程,是用來輔助寫作的。這種性格導致他其實不太喜歡管理,或者用他自謙的話說是“不善于管理”,這反而成就了一批年輕人,比如崔璀、魏丹荑和吳欣。

崔璀被吳老師推到藍獅子總編輯的位置上時才23歲,在她手上藍獅子成長為國內最大的原創財經出版機構。魏丹荑剛進巴九靈的時候,每天的工作之一就是蹲在桌子底下操縱玩偶“巴九靈”,配合吳老師搞氣氛,完成視頻節目的錄制,現在她是吳曉波頻道的總編輯。

他最擅長的是找到一個方向,搞一個事,然后把合適的人推到合適的位置上,激發他們的創意和想法,用最少的干預幫助團隊去自我生長。這帶來了意外的驚喜,不管是之前的藍獅子還是現在的吳曉波頻道,他的團隊里總是能人輩出,而且多是青年才俊,甚至比他還要敢想敢為。

相比于團隊里的人,吳老師自己其實反而偏保守一些,他總是大膽的提出一個想法,卻又小心翼翼的去試探可行性。這讓其它人很著急。吳曉波頻道APP上線背后是一群890們嘮叨:“一定要上APP了。”

890們不光膽大,執行力也非比常人。吳老師說他要做一個“新匠人加速計劃”,巴九靈這家公司歷史上最年輕的COO,32歲的吳欣立刻就把這一想法變成了“千百十一”(1000名新匠人、100個新國貨品牌、10個頭部匠人IP、1個新匠人社群)的目標,然后快速推動落地,現在“新匠人”是巴九靈四大主要業務之一,為公司貢獻了超過13%的營收。

他說自己“不善于管理”,卻非常懂得用人,這讓他可以不用太操心具體的業務工作,安心于做一個寫作者。藍獅子與皖新的交易完成后,可以順利完成對賭業績,正是因為他留下了一支強悍能打的團隊。今天的吳曉波頻道也是一樣,公眾號里890們的文章也已經成為流量擔當。

2

巴九靈開啟雙賽道

2004年,吳老師成為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的訪問學者,在查爾斯河畔他與肯尼迪學院的一些教授展開了一場名為“中國公司的成長之路”的座談,結果生出一種無力感,“我們不但缺乏完整的案例庫和可采信的數據系統,而且還沒有形成一個系統化的歷史沿革描述。”

他萌生了創作《激蕩三十年》的想法,之后一發不可收拾,相繼完成《跌蕩一百年》、《吳敬璉傳》、《浩蕩兩千年》,最后終于迎來了理論總結性的《歷史經濟變革得失》。萌生創作企業史想法的那幾年,他同其他5位新銳財經作家共同發起了藍獅子,轉身成為商業世界的參與者和推動者。

從經營藍獅子開始,吳老師越來越想只做一個時代的記錄者,尤其是當他發現了新中產正在崛起后,他又萌生了一個更大的想法“關注供給側改革”,吳欣幫他落地成為一個更具體的目標:“尋找1000名新匠人、重點扶持100個新國貨品牌、打造10個頭部匠人IP、構建1個新匠人社群。”

僅扶持新匠人還不夠,他還想豐富創業者和新中產們的思想,于是有了知識付費平臺890新商學,ToB又ToC。這里既有人文思想類課程,又有成長理財類的課程;既有線上的890新商學APP,又有線下的890新商學大課;它還可以幫企業建自己的“企業大學”,推動組織成長。

他在文章中提到《地標70年》,提到本土化創新,是想告訴世界,890新商學,在硅谷沒有,在中國也希望可以成為獨一無二的。從業務的角度講,巴九靈這家公司正式開啟雙賽道,890新商學將和吳曉波頻道一起形成雙IP格局,共同影響中國2億新中產和年輕一代的企業家們。

3

新商學:士與商的“會師”

在十三邀夏日特輯中,許知遠問吳老師:“你說為什么我們這么大的一個經濟轉變的故事,一個商業成長的故事,我們產生不了那種對應的商業思想家?”吳老師說:“我也覺得很好奇,就是大家都太忙了,包括我在內。”然后又補了一句近乎自言自語的話:“大家都太忙了。”

吳老師常會在講演中脫口而出一些新名詞,比如今年說的最多的圈層社交、私域電商以及重新定義后的會員制。890新商學就是基于會員制而推出的產品。但是在他的筆下,又常會流出彼得·德魯克、邁克爾·波特、菲利普·科特勒以及彼得·圣吉等商業思想大家的名字。

那一句“大家都太忙了”背后的無力感,與當年在肯尼迪學院查爾斯河畔應該是一樣的。在他心里應該有過一個聲音,“有一大片空白正等待填補,非填不可”。他曾在文章中寫道;“我不相信,沒有思想供給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會走得很遠。”890新商學是對這無力感的反擊。

所以,到底什么是890新商學?在《歷史經濟變革得失》的第八講中有一個小節標題:“商人與知識精英在體制外‘會師’”。中國自古以來就有“士商相鄙”的傳統,這個傳統有望在當代被打破。890新商學背后,是一個劇變的時代,士與商正在悄然“會師”,甚至融為一體。

士與商的日漸相融催生了890新商學。它必將受到年輕人的影響,所以有代表年輕人的“890”;是時時變化的,所以有“新”;又有一些永恒不變的東西,比如“商學”。890新商學給出的六個維度是:宏觀經濟、科技創新、資本管理、產業升級、品牌營銷和組織管理。

這些,時時在變,又永恒不變。就像吳老師一直在追溯的歷史一樣,要理解今天的中國,理解今天中國的商業世界,就必須“回到歷史的基本面”。越是在劇變的時代里,越是要搞清楚哪些東西是不變的,否則只能擁抱短暫的幻影泡沫。只有堅持長期主義才能獲得持續性增長。

以890新商學為中心,隨著時代的發展,新中產、新匠人、新一代創業者獲得越來越深度的成長,未來的巴九靈一定還會有新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