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商家萬萬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將面臨我和你媽掉水里你救誰這種千古難題。

美團和餓了么你選誰?

最近,美團開始了二選一計劃。

入駐美團的外賣商家反映,在陽光明媚的某天,美團的業務經理傲嬌地站在他們面前,讓他們在自己和餓了么之間二選一,如果選擇美團,就要把餓了么關掉。那些抱著僥幸心理企圖左擁右抱的商家,美團會將其打入冷宮,即把商家店鋪的配送范圍挪到了水庫。

誰會在水庫點單?這確定不是在變相威脅商家?

當然,面對這種赤裸裸的威脅,有些商家選擇了說“NO”,也有些商家在無奈之下選擇了說“Yes”

選擇“NO”的商家不僅硬氣的拒絕了美團,還公然在餓了么上面搞起了活動。面對這種挑釁行為,有所倚仗的美團當然是選擇將其滅殺。于是,硬氣的商家在美團平臺上被關閉了。隨后,商家向美團總部投訴了5次,給到的回復是要和當地的代理商溝通,美團總部處理不了。

選擇說“Yes”的商家也曾試圖反抗。商家表示,在一開始美團要求在兩個外賣平臺上進行二選一時,自己并未搭理,幾天后,自己在美團的商戶信息就被撤銷了,顧客搜店鋪搜不到,自己的狀態還顯示正在營業中,再看店鋪的活動被顯示凍結,于是,自己立即找美團外賣協商。無奈之下,自己只好關閉另外一家外賣平臺。

事情到這里并沒有結束。選擇美團關閉另一家外賣平臺后,美團又要求商家簽署一份獨家合作的戰略協議,獨家合作商家的要求有兩點:第一,要保證商品售價低于餓了么;第二,保證參與所有美團的運營打折促銷活動。商家遲遲未簽。打這以后,商家店鋪被美團關閉了4-5次。

不簽獨家就下架,美團的脾氣確實霸道。

事實上,關于美團強制商家二選一的計劃,一直處在輿論的風口,因惡意競爭美團外賣一度被罰款處理。但從美團的行動來看,它并不在意這些細節,相反,它更在乎的是能不能借助自己強勢的地位,實施計劃,實現市場壟斷以及獲取更多的利潤。

畢竟,外賣行業經過近幾年的發展,市場格局基本已經穩固。現在市面上點外賣的除了美團就是餓了么,用戶習慣和粘性已經被培養起來了,而且相比餓了么,美團在外賣領域垂直度顯然更高,商家和消費者也更加傾向美團。

在這種情況下,即使再有攪局者,也很難再出現能夠動搖美團根基的情況,掌握著行業中一大半話語權的美團自然無所畏懼。于是,美團開始將魔爪伸向已經養熟的商家身上。事實證明,美團的熟人收割戰略效果顯著,虧損了近十年的美團終于實現盈利。

盈利的背后,是熟人收割的勝利

8月底,美團2019年第二季度的財報顯示:第二季度總營收為22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50.6%;總交易金額為159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8.7%,利潤達14.92億元人民幣。

這份亮眼成績單的背后,一方面是得益于新業務的開展以及開支收緊,另一方面則是想方設法,從商家、騎手身上抽血

為了實現盈利,創始人王興試圖擴展美團的邊界,試水網約車業務、推出無人車和無人機配送、涉足生鮮零售等,企圖通過新故事、新業務吸引更多資金。

與此同時,美團節省開支的計劃也在如火如荼的行進當中。對于新業務,美團的做法是減少投入,尤其是在共享單車、網約車、生鮮零售等業務上,美團的做法是減少開支、收縮地盤。比如部分共享單車使用期限已至,不再產生折舊費用;關閉無錫、常州等地的小象生鮮……

財報出來后,王興也曾表示:美團本季度取得好成績的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共享單車業務折舊變小和約車業務的減少

除此之外,騎手的收入在逐步下降,美團的傭金提成也日漸高昂。

美團通過改變派單規則來降低騎手收入。今年56月份,全國多個城市的騎手聯合進行集體抗議活動,主要原因是認為美團派單不合理,收入降低。新版美團取消了騎手手動接單功能,強制開啟自動接單,導致騎手只能接受系統不顧及距離、路線和電動車的續航能力等因素外的強制派單。

同時,美團還提高了懲罰機制,單天內拒絕接單超過3次,接下來一天都接不到單。平臺單價也有所降低。但對于騎手門的集體抗議活動,美團選擇了永久封禁這近百位參與抗議的騎手。

騎手之外,美團的商家也難逃魔爪

2018年至今,美團的商家已經經歷過多次傭金上調的情況。美團平臺上銷量靠前的商家表示,自己每天可以賣出近千份的外賣,而且銷量也一直在上漲,但盡管如此,自己拿到手錢并沒有漲多少,反而有越來越少的趨勢。

商家銷量增加,收入卻一成不變甚至越來越少,這全都要歸功于一直在不斷上漲的傭金。據說,只有團購的時候,美團的抽成是10%,后來抽成漲到18%,而現在,已經漲到22%。 這樣算下來,商家每天賣千單外賣的話,其中就有200單是給美團的。

問題還不止于此,美團剛成立時,店鋪的滿減活動通常都由平臺補貼或者雙方一人一半,但現如今的滿減,商家需要承擔一大部分。例如美團上經常出現的滿208元,滿30減少15元,其中減少的8元,美團只出2元,剩余6元要商家出。

商家還表示:這種滿減活動都是必須參加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保持店鋪的排位。

美團的核心業務主要是,圍繞這一方面下足功夫自然效果顯著,果然,在這種高壓戰略下,美團2019年第二季度的成績好看了很多。在第二季度財報中,美團餐飲外賣交易金額為931億元,同比增長36.5%,餐飲外賣訂單量21億筆,同比增長34.6%,而美團第二季度收取的傭金高達154億元,平均每天1.7億,為14.92億的利潤貢獻了不少力量。

成立至今,美團連年虧損,這回終于揚眉吐氣了一次,不過,當我們深扒數據背后的原因,美團霸道、專制的真面目也逐漸顯露。而這些面目的形成,與其創始人王興息息相關。

霸道的美團——創始人性格下的產物

商業社會中,企業的性格往往與創始人的性格有著莫大的關系,就好比馬云之于阿里、馬化騰之于騰訊、李彥宏之于百度、任正非之于華為……一個企業的文化形象以及發展戰略等一系列因素,都深受創始人的影響。如今的美團,正是深受王興性格影響下的產物。

王興這個人,睿智精明,但他的臭脾氣也是業內聞名,也正因為這個臭脾氣,王興樹敵眾多,其中最著名的例子無外乎周鴻祎和阿里。

2005年,王興創辦校內網,僅用了半年的時間,校內網的流量就進入百萬級別,很快就有投資人找上了門。那是周鴻祎與王興的第一次會面,雙方也因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周鴻祎認為,這幾個年輕人一臉傲氣,眼睛幾乎長到天花板上,牛氣哄哄的樣子,無論是對自己的產品校內網還是互聯網未來的發展都沒有計劃,肯定會失敗,于是轉投了王興他們當時的對手占座網。王興的第一次融資失敗,校內網也逐漸走向死亡。事后,王興表示:周鴻祎可能非要我們像對待明星一樣的熱情去捧他才會滿意,雙方的梁子也就此結下。

創立美團之前,王興還做過十幾種互聯網產品,但都逐一失敗。坎坷的創業之路除了外在因素等原因,與他自身的性格也有很大的關系,行事乖張、不計后果的他在創業的道路上得罪過不少的人。頻遭失敗后,王興的性格有所收斂,經過幾經沉淀后才開始逐步打造新的產品——美團。

2010年是王興的轉折點,這一年,美團在北京朝陽區正式成立。2011 年,美團獲得阿里巴巴和紅杉資本5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之后王興與阿里的故事線就此展開。

2011—2013年是團購行業最為瘋狂的三年,千團大戰于這一時期出現。自團購模式在中國出現,整個互聯網行業,都在期待Groupon創造的高利潤神話在中國得到復制,于是,聞訊而來的資本紛紛入場,一時間各大團購網站如雨后春筍般紛紛涌現。數據顯示,2011年,中國的團購網站多達5000多家,其中不乏新浪、騰訊等各大門戶的進駐。這5000多家掀起了團購戰爭的帷幕,燒錢補貼成為當時的潮流

大大小小的團購平臺打起了生死戰,戰況空前。最終,在阿里強有力的支持在千團大戰中得以存活并快速發展了起來。然而,誰也沒想到王興說翻臉就翻臉,而這一次他翻臉的對象是自己最大的金主爸爸——阿里。

千團大戰后,美團和大眾點評想要合并,但大眾點評背后站的金主是騰訊。阿里與騰訊的戰爭眾所周知,在雙方原本就劍拔弩張的形勢下,王興想來這一手阿里怎么可能同意?阿里高層告訴王興:滴滴合并快的對阿里來說是一個失敗的例子,我們不會讓這種錯誤再次發生。滴滴背后的金主是騰訊,快的背后站的是阿里。

但當時的王興已經有了與阿里翻臉的底氣,要知道,在千團大戰以后,美團就已經砍下了超過一半的團購市場,再加上騰訊的推波助瀾,美團和大眾點評最終合并,王興和阿里也由此交惡。

雙方鬧翻后,阿里賣掉了美團大部分的股票,只保留了1.4838%。王興知道后對此表示不滿,開口便懟:如果不看好這家公司,那干脆賣光好了……他一定要留一點,或許是為了將來能繼續給我們制造點麻煩。此外,王興還多次點名馬云,說他不誠信、沒底線。由此看來,王興對阿里的不滿可見一斑。

值得一提的是,王興還曾做過一些炫富的舉動。例如在美團第二輪融資的發布會上,王興直接曬出了美團的賬戶余額為6192.2122萬美元,向所有人展示自己雄厚的資金實力,并向大眾展示美團的強大實力。

的確,目前看來,如今的美團已經上市,再加上第二季度亮眼的財報,市值4000億的美團也確實有了炫富的資本。而那些攆不走的用戶和商家,自然也助長了美團日益高漲的臭脾氣

結語

或許是太過于急切,美團的戰略開始劍走偏鋒。強制的二選一手段和把商家當做提款機的方式實在不算上策。尤其是在大家都懂羊毛出在羊身上這個規則時,平臺越是嚴苛,越容易催生出商家和消費者的反骨

總的來說,外賣行業走過蠻荒時代,現在進入穩固發展的時期,在這個重要的時間節點,平臺為了實現盈利上漲傭金、下調配送單價也情有可原,畢竟就連背靠阿里金主的餓了么也做著相似的事情,但凡事是不是都應該有個度?